劇情介紹+棄嬰-劇情事件割須棄袍介紹電影

wangluo 2020-07-28 閱讀:202

劇情介紹+棄嬰-劇情事件割須棄袍介紹電影



劇情介紹+棄嬰-劇情事件割須棄袍介紹電影

春秋時期晉國,趙氏一家三百余口被奸賊屠岸賈所害,圍繞著趙氏孤兒的生死存亡,程嬰等人冒死歷險,慷慨赴義,與屠岸賈上演了一場正義與邪惡的較量、善良與殘暴的比拼。

…在十六年精神與肉體的雙重磨難中,程嬰身上閃耀著人性的光輝,折射出堅忍、頑強的民族精神。

“十六年啊,我又當爹來又當娘,含悲忍淚,蒙屈含冤,度日如年…

”當舞臺上的“程嬰”如泣如訴地告白著16年的艱辛與冤屈時,全場觀眾無不為之動容。

7月16日晚,被戲曲評論界譽為“一部偉大的悲劇”的豫劇《程嬰救孤》在首都長安大戲院震撼上演。

每到精彩之處,一陣陣熱烈的掌聲訴說著觀眾的心聲。

大型古裝豫劇《程嬰救孤》由中國劇協副主席、河南豫劇院院長、“二度梅”得主李樹建領銜主演,其獨特唱腔、精細的演出,讓京城戲迷大呼過癮。

《程嬰救孤》講述的是春秋時期,晉國忠臣趙盾一家三百余口被奸賊屠岸賈殺害,圍繞著趙氏孤兒的生死存亡,程嬰等人冒死歷險,慷慨赴義,與屠岸賈上演了一場正義與邪惡的較量、善良與殘暴的比拼。

《程嬰救孤》改編自元雜劇《趙氏孤兒》。600多年間,這部戲先后被京劇、晉劇、秦腔等多種版本演繹。

“我國傳統戲曲為迎合觀眾‘善終’心理,總以程嬰福祿雙收大團圓結束,我們則將程嬰的結局安排成忠心救孤終被殺害,賦予這個傳統劇目震撼人心的藝術效果。

《程嬰救孤》通過更深層次發掘原劇文化內涵,注重人性意蘊的拓展,將民族精神、人格力量、理性光輝三者統一,實現了從傳統名劇到現代新戲的藝術轉換,因而在觀眾心中引起強烈震撼。

《程嬰救孤》由河南豫劇院二團創作演出。該劇與傳統劇目《趙氏孤兒》敘述的是同一個故事,但側重點有所不同。

這出救活了河南省豫劇二團的舞臺精品,紅遍大江南北、屢獲大獎,創造了豫劇前所未有的奇跡。

下文轉自豆瓣,很好的一段影評,希望對你有用吧:黑澤明的《羅生門》,人性中赤裸裸的軟弱和謊言。

黑白,粗糙,淳樸。直入人心。已經是第三次看。

同時,看到更多的一些東西。一間破殿,陳舊的牌匾,一場大雨,一個故事。

黑澤明的手法獨特有力。借著樵夫的口,這個發現命案現場的第一人,在破舊的羅生門下躲避一場大雨的時間里,對一個路人敘述了整個事件。

是一起殺人案。武士牽著坐在白馬上的妻子行走山間,與行僧擦肩而過。

他騙綁了武士,強暴了女子。而路過的樵夫發現武士的尸體后慌忙報官。

殺死武士的是強盜,這一點已經確認。而矛盾集中在殺人的動機和兇器--究竟是長劍還是短刀上。

甚至是已經死去的武士,借著托靈的巫婆之口敘說的口供都似無破綻。

強盜并未否認自己殺死了武士。然而他口中的武士與自己用長劍激戰二十多回合不幸落敗也算是好漢一個,而自己則是一個英勇善戰,光明正大的男子漢。

女人承認了自己被強暴的屈辱,并宣稱在此之后自己的丈夫,也就是武士對其冷冷的漠視令自己痛苦萬分。

但自己因悲傷過度昏厥了過去,等到醒來的時候發現短刀叉在武士的胸口。

此時的強盜早已不知去向。武士托巫女的口述說的又是另一番景象:強盜在自己面前強暴了自己的妻子。

他遂感憤怒萬分。此時強盜一把推倒女人并表示不齒,并問武士如何處置她。

帶著對她的詛咒和怨恨,武士悲憤地拔出短刀自己剖腹而死。

羅生門殿外的雨依然滂沱。樵夫、行僧和路人依然在檐下等待雨停。

他終于開口,訴說出他親眼所見的事實的真相。

強盜在強暴了女人以后百般撫慰只要她愿意跟他走。

然而武士是懦弱的,他表示不愿意為她冒生命的危險,并且責問自己的妻子:“在兩個男人面前出丑,你為何不自殺?

”此刻強盜說了一句話:“不要這樣對待她,她們不是男人,她們無法克制的哭,是因為她們是弱者。

她質問他身為武士卻為何沒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妻子,并且對強盜亦百般嘲諷。

然而,兩人的姿勢和劍法是多么的雜亂而無章,毫無氣概可言。

等強盜回過頭來,女人已經不見。事情就是如此。

他說自己不愿意卷入案件。而事實上,只是因為他一時的貪念,偷偷拿走了那柄價值不菲的短刀而已。

“人只是以為自己誠實。”“有軟弱的地方就有謊言。

”于是路人說其實本來就是如此。這羅生門附近的鬼魂都覺得人太可怕,所以都不來。

影片放到這里,差不多是結尾了。然而各執一詞的真正原因,就是那句“有軟弱的地方就有謊言。

人性就是這樣陰暗而赤裸地呈現出來,各執一詞不如說是各取所“需”--各自所需要掩飾的軟弱。

然而往更深一層想,強盜的說詞中把武士形容成武力與自己不相上下富有氣概的強者,武士的說詞中把強盜描述成一個具有男子主義的漢子而自己最終也原諒了他。

然而事實上,這個唯一的女人看清了他們的齷鹺和懦弱,表現出了強勢的一面。

她或許是不敢和不能說出真相。黑澤明做這樣的安排,或許也是意在表達五十年代初的日本婦女依然低下的地位和男權的強勢。

同時從歷史的角度來看,五十年代初的日本也正是昭和時期戰后新舊右翼更替的時期。

一個武士,一個強盜,兩人的境界應該是有很明顯的高低之分。

強盜雖然強暴了女人,而他從一開始對與自己的罪行就毫無否認,并且在女人被武士羞辱的時候他說過那樣一句話:“不要這樣對待她,她們不是男人,她們無法克制的哭,是因為她們是弱者。

在影片最后,雨當然是停了,天空雖然依舊是厚厚云層,但終究有金色的陽光透射出來。

在敘述了漫長的八十多分鐘人性的懦弱和欺騙之后,黑澤明在結尾給了所有人一個金色的美麗希望。

回過頭來,有軟弱的地方就有欺騙固然是對。然而,軟弱從何而來?

如果沒有那陣微風,也許那個男人就不會死”。

撩起了馬背上女人的面紗,吹起了她輕柔的裙擺。

于是一切發生。僅僅是一陣微風,吹起了他內心最根本最原始的欲望。

人心最深的地方,埋藏了多少陰暗而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陣一陣的微風始終在吹,如同欲念無盡。而每個人心里面的那道陰暗的羅生門又是多久才放晴一次?

很壓抑。一個人不敢看。。先劇透了“沒有一個二十歲的身體,像我一樣。”閭門縣令的姘婦這樣說著,那狐騷的腦袋上胡亂插著數條棍子一般的發簪,左搖右晃地走到縣令面前:“我和緬哥不一樣”。說完,用滿頭的金屬刺兒去扎縣令的下顎:“癢不癢,癢不癢,癢不癢……”,縣令放下正在看的《朱子》,說“阿嬰要是失節,她自己別活著回來。……”《阿嬰》是部電影,由王祖賢高捷柯一正主演。故事里的阿嬰是閭門縣令的獨生女,阿嬰母親因與人通奸,被父親判坐“木驢”而死。阿嬰在十五年后成人嫁入武家,返娘家途中,被惡貫滿盈的采花大盜所侵犯,貨郎冼小齊看到整個過程,面對被侵犯的阿嬰,小七施以援手,后又被阿嬰美色所迷,施以侵犯。阿嬰連遭二人迫害,暈厥以后醒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救下被綁的丈夫,而武狀元目睹阿嬰被害,非但沒有絲毫同情心,反而獸性大發,阿嬰一怒揮劍,終于武狀元死于阿嬰手下。由于閭門縣令手下衙役的勤奮,終于查出迫害阿嬰的真情,而本劇中所凸顯出來的人間鬼冥,卻讓劇本完成者一直未敢再提。雷同《羅門生》的劇情一般,《阿嬰》的故事情節并不曲折,整劇的人物表現力空洞,蒼白的演員臉譜,刻板的場景,時時刻刻都在提醒觀眾:“這只是一場戲”。首次見到阿嬰,是在她母親的刑場上,父親拽住阿嬰的手說“媽媽是淫婦,我們不要她。”阿嬰眼見著自己的母親,被兩個壯漢抬上“木驢”,年幼的孩子,眼見利器刺穿母親的下體,看見自己的母親奄奄一息。阿嬰試圖喊出“媽媽”,張嘴卻無聲。“紅紅的唇,白白的膚,你舞的是濃濃的情,我看見的是白白的骨”這是阿嬰母親死后,道士為送行而唱的歌。十五年后,阿嬰再次出場,一身白衣素裝,一臉的粉白胭脂,看不見一點血色,手提一籃“紙錢”。“我不會讓你再來了”封氏說。“我會想辦法讓你帶我來的”阿嬰貼在封氏的肩上,極其妖冶,風情動人,封氏視若無睹。途中,二人在一棵樹下休憩,正在洗漱的阿嬰被采花賊雄艷瞥見,見其容貌出眾,體態優雅,而封氏卻對阿嬰視若無睹,則上前恥笑“你寧愿啃豬腳尖,也不啃這么嫩的腳?

阿嬰的痛哭叫聲,引來了過路的貨郎冼小七,小七見阿嬰遭暴徒施暴,就用貨攤上的梳子刮傷了雄艷,雄艷被嚇退,后冼小七見阿嬰美色,又對阿嬰施暴,封氏綁在樹上,見到所有。待阿嬰醒來,封氏浴火焚身將剝阿嬰的衣裳,阿嬰一怒之下,將封氏的劍刺向封氏,封氏在極度恐懼中喪命。衙役甲、乙趕來,衙役甲說:“只尋見封氏的尸體”,“看尸體,有深仇大恨,因傷口沒有貫穿,死亡時很痛苦,似乎故意要施加折磨。”奇怪的是:沒有找到阿嬰,現場一個胭脂盒。二衙役通過胭脂盒找到冼小七,小七言說阿嬰是名節婦,但被雄艷糟蹋。后,衙役甲又在豬圈找到阿嬰,阿嬰說自己沒有被玷污,丈夫為了保護自己,喪生于雄艷刀下。二衙役又找到雄艷,雄艷說自己強暴了阿嬰,而阿嬰卻連姓名都沒有告訴自己,但否認自己殺人。衙役關押了雄艷和冼小七,二人均死在獄中,使此案成為死案,但由于衙役乙的細心,案情似乎有所浮現,而關鍵時刻,衙役乙也意外亡故。閭門縣令在百般無奈的情況下,要求阿嬰去祠堂讓道士招魂,讓鬼魂說出事實真相,頓時,冼小七、雄艷、封氏都出現在閭門縣令面前,雄艷說“自己還想和阿嬰好一萬次,不要強暴”,冼小七說“我可以很溫柔,也可以很粗暴”手部做著開合阿嬰雙膝的輕柔與暴戾,封氏堅持自己自殺,而阿嬰指責封氏的禽獸行徑,自己已然被害,作為丈夫,卻獸性泄欲。“父親,我和媽媽一樣,都是淫婦。”至后,阿嬰母親緬哥出現,指責閭門縣令:“難道你也要讓自己的女兒去坐木驢?”閭門縣令不置可否,后道士挺身而出言說自己念想緬哥十五年,并且有勇氣跟緬哥走,于是,緬哥、雄艷、封氏、冼小七,還有道士,都消失在一片鬼魅之聲中,燈光驟滅,再度亮起時阿嬰現在衙役甲前,問“你還喜歡我嗎?”衙役甲肯定,并追阿嬰出房間,卻懷抱了一絲空無。整部劇充滿吟叫之聲,令人毛骨悚然。于獄中,阿嬰索要冼小七與雄艷之性命,讓其一浪叫“阿嬰”,吃掉阿嬰長發,窒息而死,其一被吻眼角,怒目而亡。二者亡故之后,阿嬰如傀儡一般,懸于牢房外,轉身,再轉身,再次轉身,似乎這一切,都只是她的一場夢。

于兩棵艷麗葉片的闊葉樹前,阿嬰俯身倚靠,裊娜身姿吸引衙役甲,衙役甲對阿嬰表白,阿嬰只是換樹而倚,并不作答。期間,阿嬰發絲烏黑,花裙艷麗,天生麗質俏佳人,與剛出場的阿嬰,判若兩人,出出水芙蓉般的花容月貌,身下所倚的紅葉樹,相應拙形。于擺著石桌的庭院中,阿嬰調皮的性格,讓衙役甲無所適從。“爸爸不會同意,我也不會同意”阿嬰這么拒絕著衙役甲。“我想進入”“我想攬入”,“我想……”“我比你高一個頭椰”阿嬰站在石桌上,在衙役甲背后對他說。“為什么害死衙役乙?”“因為他偷了我的梳子”“為什么殺死雄艷和冼小七?”“因為他讓我丟失了父親的教誨”“為什么殺死封氏?”“因為他不愛我,而兩個暴徒,都在行兇后,愛上了我,并且對自己的行為有所懺悔。”事情終于大白,阿嬰也退去。關押雄艷的大牢中傳來一聲聲“阿嬰,阿嬰,阿嬰……”


評論(0)

电子书小说网-电子书,电子书下载,TXT电子书全本免费下载